大乐透走势图
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游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報道

獨龍江畔,這個民族“一躍千年”

2019年05月02日 09:07:25 來源: 新華社

  新華社昆明5月2日電題:獨龍江畔,這個民族“一躍千年”

  新華社記者周亮、伍曉陽、姚兵

  峽谷深處,獨龍族女孩熊玉蘭第一次戴上VR眼鏡。在5G網絡支撐下,千里之外的昆明滇池景象,實時地呈現在她眼前。

  離她不遠的地方,一塊戶外大屏上,播放著新中國成立之初拍的紀錄片《獨龍族》。影片中,獨龍族通訊還是靠原始的“刻木傳信”。

  從刻木傳信到5G體驗,成為云南貢山縣獨龍江鄉千年巨變的注腳。

  70年,在人類歷史長河中不過彈指一瞬。但對獨龍族同胞來說,新中國的70年,他們仿佛進入了時空穿梭隧道,滄桑巨變,千古未有。

  他們告別苦難,迎來陽光。他們告別封閉,走向開放。他們告別原始落后,擁抱現代文明。最近,他們宣告整族脫貧,實現“千年一躍”。

  寒冷、饑餓與貧窮,這些千年民族記憶已然遁跡

  43歲的王世榮,依然清晰地記得:小學五年級的那個暑假,他和幾個在縣城讀書的獨龍族學生一起,結伴翻越高黎貢山的人馬驛道回家。僅剩一天路程時,天降滂沱大雨,澆滅了他們的篝火。漆黑的夜晚,無助的孩子們蹲在凄風冷雨中,瑟瑟發抖,抱頭哭泣……

  39歲的陳永群,讀三年級時跟著父親去鄉上買鹽巴,走路來回要一個星期,路上搭帳篷過夜。他唯一的鞋子烤火時燒壞了,只能光著腳走。走上一段,小腿上就爬了很多旱螞蟥,用砍刀刮掉,腿上便鮮血直流。

  艱難苦澀的生活,伴隨著他們的童年,更是獨龍族延續千年的民族記憶。

  這個古老而神秘的民族,經歷漫長的遷徙流動和民族分化,其先民遷到了滇西北的獨龍江流域。

  這里高黎貢山與擔當力卡山并肩聳立,獨龍江奔騰向南,形成“兩山夾一江”的高山峽谷。全國僅約7000人的獨龍族,有4200多人聚居在獨龍江大峽谷中。由于長期與世隔絕,獨龍族鮮為外界所知。

  今天的獨龍族博物館里,陳列著拍攝于1923年、后來向世界公布的第一張獨龍族照片。照片中的獨龍族男子,披發,赤腳,身上裹著兩塊麻布,腰上掛著一把砍刀,形象與清朝史書所稱的“宛然太古之民”相去不遠。

  國家民委組織編寫的《獨龍族簡史》記載,新中國成立前夕,獨龍族人民還過著原始社會末期的生活。生產工具十分簡陋,木器、石器和鐵器并用。“刀耕火種”的原始農業是主要經濟來源,采集和漁獵仍占有很大的比重。

  斗轉星移,換了人間。

  打制石器、弓弩射獵、刻木傳信、結繩記事、文面習俗、祭祀巫術……這些沿襲千百年的原始社會遺留,逐漸退出了獨龍族人民的生活。

  2001年,獨龍江鄉摒棄“刀耕火種”。昔日的“輪歇地”,如今復為森林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脫貧攻堅力度不斷加大。目前獨龍江鄉1136戶獨龍族群眾全部住上了寬敞漂亮的安居房。低矮破舊、透風漏雨的竹篾房、木楞房和木板房,如今已難覓蹤影,僅有少量村組保留一些供種地時用。

  和竹篾房、刀耕火種一樣消失的,還有寒冷、饑餓與貧窮。2018年,獨龍族掙脫了千百年來如影隨形的貧困,實現“整族脫貧”。

  汽車、電商與5G,促古老民族跨入現代文明

  從馬幫跟班到開車拉貨,和曉永的角色變換折射時代變遷。

  馬幫的出現,在獨龍江是1964年以后的事情。更早,獨龍族“交通基本靠走”,遇崖搭“天梯”,過江滑“溜索”。那一年,政府開辟了翻越高黎貢山的人馬驛道。這條特殊的生命線,連通了一個民族和外面的世界。

  每年大雪封山前,國營馬幫、私營馬幫要把糧食、鹽巴、藥品和生產資料等搶運進獨龍江鄉。39歲的龍元村村民和曉永,曾在這條路上跑過一年多的馬幫,從村里到縣城來回要12天。

  1999年,從貢山縣城到獨龍江鄉修通了簡易公路。馬幫的歷史使命,由此終結。和曉永賣掉馬,攢了幾年錢,買來一輛拖拉機跑運輸。

  拉貨的生意紅火了幾年,他把拖拉機換成了卡車,又買了面包車來跑客運。現在,多數獨龍族家庭都有了汽車。

  隨著交通迭代升級,從原始社會走來的古老民族,加快融入現代文明。

  以前,獨龍族沒有商品觀念。與外界的“以物易物”,很多時候并不公平,“一袋貝母換一匹布,一張獸皮換一塊茶”的現象長期存在。如今,獨龍族有了綠色生態的現代產業,比如種植草果、重樓、羊肚菌,養殖獨龍牛、獨龍雞。僅草果一項,全鄉人均種植16畝,2018年人均草果收入1800余元。

  以前,獨龍族社會分工不明顯。種地一起種,打獵一起打。如今,獨龍族各行各業人才輩出,有了本民族的教師、醫生、干部、軍官、農藝師、民族學者……迪政當村的陳永群,給徒步探險的“驢友”當起了進藏向導,在圈中頗有名氣,還接待過不少外國游客。

  電商在獨龍江也漸成潮流。來自麗江的子世應瞅準其中的商機,2017年在獨龍江開起了快遞代辦點,代理6家快遞公司業務。“快遞越來越多,現在每個月能收2400多件。”他說,“還有人在網上賣山貨,把董棕粉、野蜂蜜、羊肚菌這些賣到外面。”

  孔當村的青年李燕龍喜歡“網購”,也喜歡香港流行音樂。他的智能手機上安裝了多款音樂軟件。最近,他又花了幾十塊錢,網購了一個小巧的藍牙音箱,隨身攜帶,隨時聽歌。

  5G通信,開始飛進獨龍江。不久前,獨龍江鄉開通5G試驗基站,成為云南第一個開通5G的鄉鎮。中國移動怒江分公司總經理楊四紅表示:“我們希望運用先進的信息技術,消除‘數字鴻溝’,更好地助推獨龍族發展。”

  遠苦難迎新生,民族命運“千年一變”

  “新中國成立前,獨龍族遭受反動統治者的壓迫和剝削,被當成‘野人’,沒有自己的族名,甚至瀕臨滅亡的境地。”獨龍江鄉鄉長孔玉才說。

  新中國誕生后,太陽照進獨龍江,世道真的變了。“獨龍族”這個響亮族名的來歷,即是證明。孔玉才的爺爺、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第一任縣長孔志清是當年的親歷者。據《獨龍族簡史》記載和他生前回憶——

  1952年初,他在京參加中央民委擴大會議,周恩來總理看望與會代表,和藹可親地一一詢問他們叫什么名字、從哪里來、是什么民族。輪到他時,他激動地握住總理的手說:“我們的民族過去被人叫為‘俅子’,我們自己稱為獨龍人。”在周總理親切關懷下,這個民族此后正式定名為“獨龍族”,結束了長期被歧視的歷史,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平等一員。

  全國黨員干部的一面旗幟、獨龍族“老縣長”高德榮說,新中國成立以來,獨龍族經歷了三次變革,每次變革都是獨龍族發展的里程碑,也是黨的民族政策光輝照耀和社會主義優越性的生動體現。

  第一次變革,是新中國成立初期,獨龍族從原始社會末期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,告別了民族壓迫,翻身當家做主人。在共產黨領導下,大小民族一律平等,獨龍族有了政治權利,實現從“野人”到“人”的跨越。

  第二次變革,是1999年10月1日獨龍江鄉公路開通,人背馬馱變成汽車運輸,獨龍族從封閉走向開放,發展步伐開始加快。改革開放的暖風吹到獨龍江大峽谷,國家發展進步了,對少數民族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。

  第三次變革,是2010年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后,黨和政府全力幫助獨龍族擺脫貧困、邁向小康。獨龍族村村通了硬化路,家家住上安居房,人人都有社會保障,擺脫了世代貧困,實現“一步跨千年”。

  總書記情牽獨龍族,中南海連著獨龍江。今年4月10日,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江鄉群眾回信,祝賀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,勉勵鄉親們“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、守護好邊疆,努力創造獨龍族更加美好的明天!”

  喜訊傳來,峽谷歡騰!獨龍族人民放聲歌唱:“丁香花兒開,滿山牛羊壯;獨龍臘卡的日子,比蜜甜來比花香……高黎貢山高,獨龍江水長;共產黨的恩情,比山高來比水長。”

  “我們一定永遠感恩黨的關懷,銘記總書記的囑托,堅持不懈努力奮斗,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!”獨龍江鄉黨委書記余金成表示。

  奮斗,正是獨龍江激揚的旋律。最近,馬庫村黨總支書記江仕明帶領村民種葛根,一口氣種了100多畝;陳永群忙著蓋客棧,準備迎接新一波游人;75歲的“文面女”李文仕也閑不住,晴天上山采藥,雨天在家織獨龍毯……

  “小康生活是不夠的,我們還要中康、大康!”高德榮即興的話語中,帶著對民族未來的憧憬。退休5年的他,依然每天在高山峽谷間奔波,為獨龍族發展鞠躬盡瘁。他家門口貼著一副極簡的對聯:“我奮斗,我幸福”。(完)

[責任編輯: 潘越 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80284681
大乐透走势图 江苏11选5走势图遗漏 pt游戏累积大奖真假 六仺彩历史走势图 北京快乐8大小开奖結果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 菲律宾mpbl比分直播 彩票自动投注软件 群英会怎么买中奖率高 天津时时开奖数据 球探网主页